這位歐吉桑汝目睭金金看,我會歹勢啦,咁嘸愛先入內底坐……

今晚就在東街投宿吧,你梳洗過後剛好可以走到西街這邊來。慢慢走,很多人間事物這時都還沒有消失,難得時光倒流了嘛,你穿著短褲拖鞋都無所謂,喜歡和服一樣的長衣繫在腰上也行,沒有人那麼在乎你是誰,只想知道今晚你要吃哪一攤。

倘若你真的來到了台中,你看過一個蹲在綠川獨釣的少年嗎?他的魚鉤掛著兩截蚯蚓,水面有他孤單的身影,他每次拋竿後總是陷入無邊的迷惘,不敢想像自己已經離開了到處有魚可釣的家鄉。

那年夏天我擁有了第一支碳纖釣竿,無處可釣的失落中,淺淌的綠川自然成為暫時的下竿之所,幾天後馬上成為那些店家們奚落的笑談。

那年我雖然什麼都不懂,碰到這等情境難免也有恐慌的害羞,緊急中幸好有個聲音遠遠喚過來:「燕啊,汝彼隻手是咧搓啥?伊是我的後生啦。」喊話的是我母親,她抓著抹布跑出來,作勢搥著那珍芳達,才把我攬進了店門口的遮陽棚下。

三少四壯集-綠川最後一尾泥鰍

來店的客人隨時都有,我只好躲在低矮的夾層裡看書。最後一屆的初中聯考即將舉行,每天的睡眠短而明確,天色還在幽暗中就有嘹亮的水聲把我叫醒,我沿著石階的便道下到河床,在那六點不到的迷濛中刷牙洗臉,整條綠川比我想像中還髒,只有一些高起的水棧下方流著較為清澈的小潭。

我來到這裡的時候可能早你幾天,穿著畢業典禮後還沒脫掉的卡其褲,兩手拿著簡單衣物,牢記著地圖中的北原西瓜店轉進來,這時才發覺整條街已經飄著香噴噴的油煙。沒多久果然伸來一隻手,一把揪住我短袖裡的瘦骨,那張臉很像電影裡的珍芳達,一瞬間湊到了眼前:弟弟你要選哪一家,趕信用貸款快進來呀,姊姊知道你餓了,你再走下去一定會碰到土匪。

內容來自YAHOO新聞

人客來坐啦,炒飯炒麵砂鍋魚頭雜菜火鍋,嘛有軟絲仔配燒酒……

你看到、聽到的就是綠川有名的飲食街,攬客的都是年輕女郎,每個小妞心裡都有一條中線,腳下雖不能跨越,兩手卻能撈在空中,有的拉住你的袖子不放手,有的甚至把手探進了腋窩,你要是緊張而夾緊了對方那隻小手,可就讓她乾脆賴著不走了──不管啦、你要進來啦……這樣黏人地嬌嗔負債整合著,只不過就是要你捧場一盤蚵仔煎。

少年的汝較緣投喔,呷飯抑是呷麵,有排骨飯豬腳飯雜菜麵……

倘若時光已經倒流,而你來到了台中。

此後四十多年的台中,我竟然住了下來,而第一個夜晚恰恰就是當年那樣的綠川。四坪不到的違章店面是租來的,睡鋪用兩根橫梁撐在半空中,臨溪沒有任何小窗,半夜卻有水聲從屋後的薄牆飄來,嘩啦啦流著白天那些鶯聲燕語掩蓋掉了的聲音。

步出火車站後,你沿著中正路直走,看到小橋頭請記得右轉,因為一走進來就是風情萬種的綠川,河流正在輕輕流淌,兩岸雖然無花也無樹,卻有別處聽不到的街聲正在水岸兩旁漫蕩。

你看過一個蹲在綠川獨釣的少年嗎?他的魚鉤掛著兩截蚯蚓,水面車貸有他孤單的身影,他每次拋竿後總是陷入無邊的迷惘,不敢想像自己已經離開了到處有魚可釣的家鄉。

中國時報【王定國】

你就跟他打聲招呼吧,他後來果然有著神童一樣的魔力喲,從貸款一隻魚蝦都難以存活的綠川拉出了奇蹟──信不信,那些忙著攬客的女郎都圍過來了,那個個人信貸珍芳達還興奮得吱吱叫著,「阿姊早就知影,有水就有生命啦。」

無魚可釣的那年暑假,我拉上來的是一尾大泥鰍,也就是俗稱的胡溜啦,牠趕在綠川加蓋前逃脫了歷史的黑暗,活跳跳地翻滾在泥濘的岸邊。



新聞來源https://tw.news.yahoo.com/三少四壯集-綠川最後-尾泥鰍-215005145.html

7559DDFD0BD91D18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債務清理條例

t53rp95jn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