但柯文哲也許可以從這次經驗裡,「感同身受」一下台北市民對波卡的感受。

悠遊卡是公營公司,股權屬於市民,資本來自於市民納稅,更不用說悠遊卡的獨佔地位來自於市民的授信用貸款權。這樣的背景表示悠遊卡公司的經營方針,必須得到市民的同意和監督。而悠遊卡公司的行為,也在某種程度上代表了所有市民的共同行為。

新頭殼newtalk 2015.09.17 文/二火

柯如果能從這件事體會到:被別人「強迫性地」和性連在一起是多麼不愉快的一件事。應該也就能理解許多台北市民被戴季全的「強迫性行為」搞得有多麼不愉快了。

債務協商



市議員徐弘庭質詢時,用雙關語形容柯文哲和戴季全的關係,引起柯文哲動怒拍桌。就民主政治的角度來說,議員用毫無根據的空泛指控來質疑市長的施政和任命權,實在是爭議性的發言。議員若是對市府人事不滿,可以透過預算杯葛甚至推動決議施加壓力,這些手段也許偏頗但都還在監督權和議事規範內。信口開河毫無必要,而且缺乏品味。

柯文哲無黨無派,在議會沒有黨團支持,只有民意輿論相挺。施政要能順利,除了想辦法爭取議員支持,最重要的還是民意和輿論的方向。波卡事件持續數週延燒至今,絕不只是某些少數議員的立場問題。民意不是只有網路鄉民的意見而已,柯不能偏聽某些人,當然更不能只偏聽支持的聲音。

將波多野結衣這個「性」的符碼,和悠遊卡公司發行悠遊卡的行為結合在一起,而且違反了市議會的多數意見,使用了霸王硬上弓的帶有強制性質的手段。這三個元素合在一起,就是「強制」「性」「行為」。

柯文哲不滿議員將自己和戴季全的長官部屬關係說成「特殊性關係」,關鍵應該在於「性」這個字,如果議員只是質疑戴季全「關係良好、後台硬,出事也等於沒事」,柯文哲應該不致於動怒。

但只要扯上了「性」,即使只是一個玩弄中文字彙多重意義的玩笑,都能讓人莫名其妙地發火,可見「性」的敏感性。正是因為如此,市民才會對戴季全領導的悠遊卡公司做出的「強迫性行為」如此反感。

柯文哲不想被說和戴季全有「特殊性關係」,市民也不喜歡戴季全的「強迫性行為」,這兩種反感的來源都是一樣的。身處多元社會,性行為沒有什麼不道德的,也沒有什麼稀奇,但大家都不喜歡被強迫,柯文哲是這樣想,市民也是這樣想。

特殊性關係vs.強迫性行為(二火)

內容來自YAHOO新企業貸款

作者:二火(文字工作者)
新聞影音推薦


新聞來源https://tw.news.yahoo.com/特殊性關係vs-強迫性行為-二火-102505538.html


629EE7BC4695DA1E
, , , ,
創作者介紹

債務清理條例

t53rp95jn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